先举个栗子

我已经没有脾气了,想吃桂受粮的小伙伴自行到土桂吧和银桂吧看袁若寒太太的文吧,专职写手,冷坑女神

到底哪里敏感了,也不告知,神烦啊lofter

我只是想推个文,试了八百遍了

【银桂】也有万事屋解决不了的委托

第一次写同人+第一次用lof,小学生文笔,都是絮絮叨叨,短,渣,崩,ooc……总之各种慎入……灵感来源合味道泡面的广告,涉及广告内容,怕剧透剧透慎入。
出于私心,人物崩坏有!人物崩坏有!崩谁看了才知道道歉ing
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往下看吧!

….……………………………………………………………………………………………

“哟,假发~”天然卷一把搂过已经石化的桂,这个天然呆目送眼镜娘委托人扑到伊丽莎白怀里一起离开,仿佛又陷入脑内剧场。“看样子你很失落嘛!不会真喜欢上这个眼镜娘了吧?!”银时不满地嘟嚷着,“银桑我勉为其难安抚一下你这颗因为不受女人欢迎快要碎成渣渣的心吧”,一边说一边掏着鼻孔,脸上看不出表情。

“银时……”回过神的桂转过头来,眼里仿佛闪着泪花。“伊丽莎白他……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开我吧!”

“那有什么关系,儿子长大了总是要远离大人的束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啊!”银时突然扯出一脸坏笑,“你这样婆婆妈妈就像八点档看太多的恶婆婆,早晚会被儿子媳妇赶出去的哦~”

“不是儿子是伊丽莎白!不是恶婆婆是桂!”桂一边中气十足地吼出毫无意义的口头禅,一边用一个精准的上勾拳将试图在他的黑长直上擦鼻屎的银时揍飞。

吼完,他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不过这样也好,她喜欢的是伊丽莎白,我就不用纠结如何拒绝纯情少女又不伤她的心了。”说完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是啊,银桑我也如释重负呢!”满脸灰尘地从地上爬起来,银时抓了抓蓬松的天然卷。“要是发小比银桑受欢迎,银桑真的会去做离子烫的呐!还以为天然卷是影响桃花运的罪魁祸首呢。还好黑长直也同样不受欢迎,问题了肯定出在这个眼镜娘身上,果然新八几戴久了也会变得跟新八几一样审美失常呢!”他顿了顿,“不过看你这么失落的样子,银桑我勉为其难陪陪你吧,这附近新开了一家甜品店,请银桑吃到饱作为安抚你的报酬吧!”银时一边说一边搓手:“银桑我也不是特别想吃,但是你一定要这么犒劳我的话,银桑我也不好拒绝啊!”

“谁要你安抚啊!又为什么要犒劳你啊!”桂一脸嫌弃地看着银时,”都流口水了……身为武士怎么可以沉迷于这种软弱的食物呢,内心会被腐蚀掉的……”

“走啦走啦!银桑我可等不及了!”毫不留情地踹了正要长篇大论的人一脚,银时推搡着喋喋不休的桂出门径直往甜品店方向走去。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吼叫,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另一边,眼镜娘和伊丽莎白正享受着甜蜜的二人时光。

并没有。

从成堆的快递山后面探出头来,眼镜娘脸上的绯红还没有退,轻声的说,“伊丽莎白先生,桂先生现在应该很幸福吧!”她抬起头望着伊丽莎白那双仿佛宇宙般深不可测的眼,嘴角好不容易拉出一个上扬的弧度。”没想到我给他带来这么大困扰呢……还好……假装喜欢伊丽莎白先生的话,他就不会为难了吧!”她双手握拳,仿佛说完这些话耗尽了所有勇气。

“你不必……”伊丽莎白举牌,看不到表情的脸上,仿佛都是怜惜。

突然,眼镜娘的额头上突然爆出几条青筋,一拳打裂旁边的墙壁。“刚才那个混蛋天然卷的表情好像要杀了我一样,吓死人了!”她紧了紧拳头,不满地撅着嘴。”买了这么多快递,还找来万事屋,还是没能接近桂先生呢!”

望了望成堆的快递盒,她又转向伊丽莎白,一束激光从布满阴影眼的发射出来。“你们要怎么赔我?”

“桂先生,救救我……”混乱中伊丽莎白的写字板飞向空中。